[原创小说]樱色满月与银白梦影 pt.6

我微笑着点点头,拿起一块茶点填进嘴里。

“啊!那个!我想吃来着!”其中一个浅绿色短发的女生惊叫道,“不过你这么可爱,就送给你了。”

我看得出来,那家伙只是开个玩笑,她手里已经有一块点心了。

“抱歉,我……”

“洛瑟塔·舒尔茨,对吧?”优雅的红发女生一手拿着盘子,一手拿着茶杯,啜饮了一口茶水,“考试交了三张白卷的超绝可爱美少女。”

“没交白卷的数学好像是满分!”

梳着蓝色双马尾的活泼少女补充道。

我原本不想和她们说话,但我好像已经成了名人。

“那个……我……”

我想说点什么,但是无法组织出任何有效的语言。

“萝莉老太婆好像刚把她上一届的两个学生送走。”

刚刚惊叫的浅绿色短发的女生说道。

“芙洛伦教授最喜欢你这样的问题学生了。”

红发的优雅少女说道。

“萝莉老太婆!鬼畜!超级鬼畜!”

蓝色的那一只在旁边大喊大叫。

“那个……”

我想说点什么,但是这三个人你一句我一句,我直到早餐吃饱都没能插上话。

不过,我好歹是知道了三个人的名字。

绿色的那个是希雅·塞弗斯。

红色的大小姐是贵族,名叫莉涅尼亚·冯·托拜厄斯。

蓝色的双马尾叫白石琴花,是东洲人。

早餐小分队散伙之后,我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打算在午饭之前读完这本小说。

十一点刚过的时候,宿舍的管理员学姐灵都从楼上下来,悄无声息地坐在我的身边。

“那个,莉莉的事情,谢谢你。”

灵都没有看我,但这就我一个人,她肯定是在和我说话。

“哎?”

我不太明白她在说什么,向她投去疑惑的目光。

“对对对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听的……”

就在这时,宿舍的大门被一个一脸痞相的男生推开。

那个男生盯着灵都,脑袋一甩,示意她跟着走。

“男朋友来找我了,我先走了。”

灵都慌慌张张地跟着那个男生离开了宿舍。

我是榆木脑袋,我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灵都要表达什么。

读完小说,我去食堂吃了午饭。

吃饱喝足之后,在喷泉广场的树荫下闭了一会眼睛,我向着1号女生宿舍走去。

“站住,干什么的?”

一进大门,一个面相凶恶的阿姨便拦住了我。

这个年纪的男生,大概会在暗地里说她性生活不和谐吧。

“您好,我是2号宿舍的洛瑟塔·舒尔茨,我来拜访艾米莉亚·费舍尔,请问她住几号房间?”

尽量保持自己的礼貌恭敬和笑容,我说出了自己的请求。

阿姨眼珠一转,随后对我说:

“新生是吧,730,上去吧。”

接着,阿姨头也不回地走进大门口的那个开着窗子的小房间。

1号宿舍一共九层楼外加一个地下室,除了地下室以外每层楼30个房间,两头分别各是一间厕所。

这才是我熟悉的宿舍,根本没有什么休息大厅,讲究的就是一个能挤多少就挤进去多少。

我居住的2号宿舍对我来说太梦幻了。

单人间,大浴池,带沙发的大Lounge,还有专门服务的奴隶。

这些在1号宿舍统统见不到。

这里有的,就是最纯粹的鸽子笼。

艾米莉亚住的7楼30号刚好在厕所旁边,那个味我……就不说了。

敲开艾米莉亚的房门之前,我有幸不得不进去体验了一番。

同样是使用道琴加的水道系统,这个宿舍的厕所是瓷砖铺成的一条沟,连个隔断都没有。

沟姑且是个斜坡,底端有个洞,就算下水了。

我进去的非常不是时候,没到冲水的时间,沟里摆着几坨屎。

谁再跟我说少女的屎都是香的,我非踹死他不可。

捏着鼻子用完之后,我这辈子都再也不想来了。

敲开730的房门,一个不认识的女生把门打开一条缝,摆着一副臭脸。

“你谁啊?”

“你好,我找艾米莉亚。”

我尽量语气平和地对她说。

“她是我的朋友,让她进来坐一会吧。”

里面传来艾米莉亚的声音。

开门的女生叹了口气,把门拉开,让我进去。

这一间寝室没有我的单间一半大,两张双层床把房间塞得满满当当。

好歹一端是窗户,窗下摆着一张桌,桌上放满了东西。

别的东西就只能挂在床边或者放在床下。

感觉就他妈的跟回老家一样亲切。

如果认为男生那边也是这样,那这两栋1号宿舍的容量总计2160人。

来了卡利亚学院,哪怕是贵族也得住这个鸽子笼。

2号宿舍是给贵族住的吗?

莉莉,灵都,今早认识的希雅,还有东洲来的琴花,包括我,这些住在2号宿舍的人都没有贵族身份。

就差把“天赋异禀,重点培养”写在脸上了。

艾米莉亚见了我很是开心,但她的三个室友都阴着脸。

“洛瑟塔,我还以为见不到你了呢。”

艾米莉亚拉起我的手,把我放在一张床上坐下。

“不至于吧,就是没在一个宿舍而已。”我拍了拍艾米莉亚的背,“以后上课什么的总会见到的。”

“但我们是朋友啊!”

艾米莉亚笑着把我的手放进她的手心里。

可惜,艾米莉亚的室友对我非常不友善。

她们中的一个砸了咂嘴,用嫉恨的眼光看着我。

她对面那个正在和她下棋的另一个女生给了她一个眼神,颇有息事宁人的意思在里面。

另一个女生坐在床上,手里拿着一个锉刀,不停地磨自己的脚指甲。

我是连大气也不敢出,一把抓起艾米莉亚,把她揪出房间,一路带到楼梯间。

“怎么了,洛瑟塔?”

艾米莉亚不是很能理解我要干什么。

“你那几个室友要吃了我。”我松开艾米莉亚的手,叹了口气,“对不起,我们以后……不要来往了。我会毁了你的学园生活。”

“为什么这么说?”艾米莉亚的脸上写满了天真,“有洛瑟塔在的学园生活才是我想要的学园生活!”

“不行!你会被……”

“会被怎么样?”

艾米莉亚开朗地笑着问我。

我没能说出后半句,我逃了。

飞奔着下了楼,我一头扎进2号宿舍的休息室,靠在沙发上,大口大口地喘息。

我去找她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错误。

跟她分开的时候我就应该意识到,我们已经走上了不同的道路。

她那几个室友一看就不是善茬,若是知道她有我这么个朋友,一定会……

想到这,我胸口一紧,接着是钻心的疼。

过呼吸。

我从桌上的绢布盒里抽出一张,盖住口鼻,好歹止住了自己的过呼吸。

就如同我毁掉我的一切那样,我毁了艾米莉亚。

“洛瑟塔?你怎么了?”

莉莉从外面回到宿舍,见我双眼无神地瘫在沙发上,小跑着到我身边。

“我的那个,住1号的朋友,刚刚我去……看她了。”

“呃,你去了啊。”莉莉的表情变得有些尴尬,“那我大概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了?”

我苦笑了一下,从靠背上起来,拄着自己的膝盖。

“上午我去调查了一下,你那个叫艾米莉亚的朋友是住旁边的730吧。”

莉莉把手搭在我的背上,轻抚着试图平复我的呼吸。

“嗯,然后呢?”

“她的三个室友是交了很多献金申请2号宿舍的新生。”莉莉说道,“学院本来就打算驳回她们的申请,但是原本已经定下来的那个六年级生因为你的出现被2号宿舍除名,她们大概是觉得自己也能……”

“那我真是罪孽深重的女人。”

我自嘲道。

“不怪你啦。虽然这么说可能不太好,但是神圣卡利亚魔法学院的优势,一大半来自于这种差别对待。”

“大家都想被优待,于是会拼了命地提高自己,往如梦似幻的2号宿舍里面挤……是这个意思吧。”

莉莉点了点头。

“那也就是说,如果我表现不够好,我就会被逐出这里?”

“你的导师会比你还不想让这种事情发生。会千方百计地阻止你从2号宿舍搬进1号宿舍。”

莉莉无奈地说。

“为什么?”

“那基本上就是教学事故了。”莉莉解释道,“如果真的发生了那样的事,发掘你的探子会被解雇,带你的导师会被停职调查,你的出身地今后五年都不会再有学院的探子造访。”

“这么严重。”

“魔力不会说谎。”莉莉轻轻拍着我的背,“尤其是发掘你的迈耶斯先生,他的探查魔法在整个西洲排名第二。”

“第一是谁?”

“名义上是学院总教务长,不过我都这么说了,你应该知道是怎么回事。”

“好吧,我大概明白了。”

我叹了口气,站起来,拿了另一本书,回到自己的房间。

晚饭过后,我在一楼的休息室读书。

大约19点多的时候,莉莉捏着太阳穴从楼上下来。

“莉莉,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看着有些难受的莉莉,出于关心,我问道。

“也不是特别不舒服吧。”莉莉坐到我身边,“就是眼睛酸胀,头晕晕的。”

“是不是眼镜该换了?”

我随口说道。

“嗯?我刚换的新眼镜……”

莉莉说着,摘下眼镜,用力眨了眨眼睛。

接着,莉莉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用惊异的眼神左看看右看看,揉揉眼睛,又左看看右看看。

“不……不是吧。”莉莉惊叹道,“我的视力恢复正常了!可是……怎么会?”

我拿起莉莉放在桌上的眼镜,看了一眼。

那是一副近视镜,屈光度相当高。

接着,莉莉看向我,以求证的语气对我说:

“昨天咱们两个做爱的时候,你是不是对我用了什么魔法?”

我被问住了。

我原以为两个人亲密接触时魔力的流动是自然现象。

“我……我什么魔法都不会啊。”

我挠挠头,自己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嗯……算了。”莉莉想了一下,决定放弃思考,“就当是生命中的微小奇迹吧。”

近视康复可不是什么微小奇迹,我可是靠着转生才摆脱了近视。

该说她心大呢,还是乐观呢。

紧接着,莉莉笑着轻轻搂住我,贴在我身上。

“莉莉,这里是公共场合……”

“我知道,抱一会而已。”

莉莉微笑着把脸埋进我的长发之中,嗅着味道。

我放下书,和莉莉进行了一番不含情欲的美少女贴贴。

“哈呜,洛瑟塔能量补充完毕!”

贴过之后的莉莉拍了拍我的脑瓜顶,踏着轻快的步伐离开了宿舍。

用休息室的茶叶给自己泡了杯茶,不知不觉看书看到了23点。

用了下一楼的厕所,我便回到自己的房间,睡下了。

这一晚,我做了个有点奇怪的春梦。

我梦见和莉莉做爱,前戏很模糊。

只记得莉莉的股间突然长出一根白白净净的阴茎,把我按在床上,要插入我的小穴。

在肉棒触碰到我小穴的前一个瞬间,我不可避免地醒了。

由于缺少渲染素材,梦境如同程序出错一般强行终止。

上辈子没有机会,这辈子也许我终有一天会补上这段渲染素材。

我在床上坐起来,墙上的挂钟告诉我,我睡了个大懒觉,一直睡到11点。

下面并没有泛滥到床上到处都是的水平,只是有点黏黏的。

用合成丝绢擦了一下,我便穿上自己的衣服,准备下楼。

我刚打开自己房间的门,就看见莉莉拎着个纸袋子,站在我的门口伸着手要敲门。

“啊,洛瑟塔!早上好!”

莉莉见了我,不由分说地进了我的房间,一屁股坐在我的床上。

“找我有什么事吗?”

“给你送校服。”莉莉从纸袋里取出用炼金织物包裹好的套装,“就是我身上这身。”

我接过衣服,打开一看,里面是和莉莉同款的学院制服。

上衣里层是白衬衫,外层是下摆到大腿的长外套,胸前有个校徽。

装饰品有大领结和细领结两种选择,今年的女生款是和艾米莉亚送我的那个相同的浅蓝色。

裙子短到要露出大半截大腿,还配有棕色的中跟真皮乐福鞋。

夏装就只是把衬衫换成基本同款的短袖并去除外套,其他配置和冬装一样。

“校服裙子很短,我给你拿了这个。”

莉莉说着,从纸袋里又拿出两个紧实的炼金织物包。

“这是……?”

“裤袜,给你买了五条白色的,五条黑色的。”莉莉说道,“这些在图书馆一楼的供应商店就能买到。”

“这要多少钱?”

我心里有些不安,遂问道。

“哎呀,跟我就别谈钱了。”莉莉拍了下我的肩膀,“你都帮我那么多了,这种小事是我应该的啦。”

“呃……哦。”

我身上连一个银子儿都没有,不得不接受莉莉的好意。

“对了,不管在学院还是学院外,最好都穿校服。”

莉莉提醒道。

“为什么?”

“学院会对学生的安全负责,要是哪个不长眼的性欲上头搞了学院的学生,学院会让他付出代价。”

莉莉说着的时候颇有些自豪在里面。

我就不深究“代价”是什么了,反正有这身衣服傍身,在街上就有学院替我威慑不怀好意的人。

“换上吧,我想看你穿校服的样子!”

给我校服之后,莉莉两眼放光,催我穿上。

“呃……哎?你要看着我换吗?”

我有些尴尬,苦着脸看着莉莉。

“不行吗?那我回避?”

莉莉反而觉得很奇怪,嘴上这么说着,却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

“好……好吧,我穿就是了。”

我叹了口气,把不用的衣服收好。

选了细领结和白色裤袜,我当着莉莉的面换上了裙子超短的冬装校服。

站在落地镜前,我看见自己变成了一只可爱的JK美少女。

对自己银白长发的打理也变得逐渐得心应手,我在心里暗暗感叹自己朝着女性化的方向越走越远了。

“洛瑟塔真是穿什么都好可爱!”莉莉从我身后搂住我的腰肢,下巴搭在我的肩膀上,“我都有点等不及夏天了。”

“夏天?”

我下意识地发问。

“对啊!夏天!”莉莉提高了音量,“夏天!大海!泳装!做爱!”

最后那个不是夏天也能做吧……话说你怎么跟个青春期小伙子一样啊。

槽点太多,我都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吐槽她。

“我们一起去吃午饭吧。”

最后,我选择轻轻推开身上的莉莉,做出提议。

“好呀。难得洛瑟塔邀请我。”

光速应允的莉莉帮我把衣服放进衣柜,我们便去食堂共进午餐。

生活从那一刻趋于短暂的平静,下午和接下来的一天都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

闲暇时间读读书,贴贴莉莉,偶尔发现在角落里看着我的灵都,再和宿舍里其他的女生聊聊天。

开学之前的这个一天半,我就是这么度过的。

新历100年3月23日早,我和所有新生一起,坐在主楼东翼顶层的巨大阶梯教室里。

新生都是三五成堆地在一起,我看见艾米莉亚和她的三个室友坐在离我很远的位置上,互相之间有说有笑。

是我想多了吗?

我甩甩脑袋,不再去看那边。

嘈杂的人声在一个谢顶的中年男人走进教室之后戛然而止。

“呃,同学们,咳咳。”男人上来先摆了一个架子,“欢迎你们入学神圣卡利亚魔法学院。”

我的目光也被吸引了过去,等着这个人说出什么话来。

“发给你们的日程表上也写了,今天是分配导师的日子。由我开始,叫到名字的同学请跟我走。”

人群小声嘀咕起来,看起来他们都不想让这个男人成为自己今后六年的导师。

这个男人豪迈地点了十五个名字,风风火火地把他们全都带出了阶梯教室。

这也太不魔法了。

我还以为得是脑袋顶上戴个会说话的帽子,让它给我们分班呢。

导师陆陆续续地走进教室,最多的一个点走了24个人,最少的也点了5个人。

教室里还剩下差不多三分之一的时候,进来一个穿着校服的高年级学姐。

这还可以同时是学生和导师?

我心里犯起嘀咕的同时,其他人嘀咕起来。

“那个,请洛瑟塔·舒尔茨同学和克里斯·冯·拜斯提同学跟我来。”

学姐抱着一个本子,朝着教室里喊道。

点到了我,我站起来,走向前面。

克里斯从教室的另一边站起来,与我汇合。

“真巧啊。”

和克里斯站到一起的时候,我说。

克里斯没回话,腼腆地笑了笑,挠了挠脸颊。

学姐把我们带下楼,穿过主楼中央承重柱,来到位于东翼三楼的一间独立办公室门口。

“芙洛伦教授,我把人给你带来了。”

学姐敲了敲门,向里面喊道。

过了一会,一个身高比我还矮一点的深蓝色头发尖耳朵萝莉打开了门。

“谢谢你,这个给你,去吧。”

萝莉笑着把一颗纸包糖交给学姐。

“谢谢芙洛伦教授!”

学姐接过糖,行了个礼,离开了。

“你们俩,进来吧。”

蓝发萝莉走进办公室里面,示意我们跟上去。

办公室不大,给我的感觉却是某些高级官员的办公场所。

屋里有办公桌,文件柜,还有沙发和茶几,那张大椅子看上去也好舒服。

“坐吧。”被学姐称作芙洛伦教授的蓝发小萝莉坐在沙发上,“你是洛瑟塔,你就是克里斯了。”

“很高兴见到您,芙洛伦教授!”

出于前世的处事经验,我向面前的萝莉行礼。

克里斯见我这么做,也赶忙行礼。

“没必要。”蓝发萝莉笑着摇了摇头,“叫我芙芙就行。”

我和克里斯面面相觑。

“那个,芙芙老师……”

我有些不知所措,从嘴里蹦出来一个尴尬的称呼。

“这样也行吧。”芙芙老师笑着耸了耸肩,“看见我是不是吓了一跳?”

说实话,确实。

芙芙老师不管怎么看都是幼女,事实上却担任学院的教授。

“萝莉老太婆,鬼畜教授,自慰仙人。”芙芙老师罗列了一些听上去像是称号的词组,“这几年的孩子们大概都这么描述我。”

前两个我倒多少能接受,可最后一个是怎么回事?

“从今天起,六年的时间,请多关照。”

我没想到的是,身为教授的芙芙老师站起来,向我们鞠躬。

克里斯有点宕机,我从沙发上站起来,扶起芙芙老师。

“好!我们互相都认识了,事不宜迟,去逛街吧!”

芙芙老师直起腰板之后,高举右手,笑着做出宣言。

逛……逛街?

这种教学模式超脱了我的理解。

我也有点宕机了。

和宕机的克里斯一起跟着芙芙老师走上道琴加的街道,芙芙老师把我们带进了一家法杖工坊。

“哟,芙芙。好久不见,这两位就是你今年的新学生?”

一进门,一名穿着皮围裙的光头大叔笑着向芙芙老师打了招呼。

“就是他们俩。”芙芙老师笑着走向柜台,“老样子,给他们那个。”

“好嘞!”

说完之后光头大叔钻进后屋。

我环顾四周,店里摆着许多法杖。

有木质的,金属的,陶瓷的,质感像塑料的,镶宝石的,挂环的……

可以说琳琅满目,但都脱不开一个棍棒的性质。

“魔法是由情感驱动体内魔力形成的现象,”等着的时候,芙芙老师开始讲课,“用咒语施放简单的魔法谁来都行,但是要想成为优秀的魔法师,就必须摒弃咒语,用自己最本真的情感调动体内的魔力。”

我和克里斯静静地听着。

“所以你们两个,第一步就是把内心之中应当舍弃的东西给我丢掉。”

芙芙老师说的时候很认真,不像是在开玩笑。

光头大叔适时地从后面走出来,手里拿着两个装饰低调但十分精致的盒子。

“就是这个,让他们试试吧。”

光头大叔说着,把盒子放在柜台上打开。

盒子里面垫着一块红布,红布上面放着一块白玉质感的正方体。

“你们俩一人一个,拿起来吧。”

芙芙老师指示道。

克里斯没敢动,于是我先从其中一个盒子里取出那块正方体。

白玉立方到我手里不过几秒的功夫,便发出耀眼的白光,变成了一把枪管稍长,附有华丽雕花的大口径左轮手枪。

“不……这……什么?”

我惊讶到连语言都组织不起来。

“无之法术原石。”芙芙老师解释道,“这东西第一次被谁拿在手里会变成其心目中的‘法杖’形态,变形后会绑定魔力所以只有本人能使用。它的形态会提示你内心中应当舍去的东西。”

就我的认知而言,枪确实是某种“法杖”不假。

“不过,这东西要怎么运输处理?”

我对原石本身发出疑问。

“戴手套。”芙芙老师耐心地回答道,“不用的时候就装在盒子里,不得不拿出来的时候戴手套就可以避免变形了。”

这边说着,克里斯也拿起了他的那块原石。

原石到了克里斯的手里,在光芒之中变形成一根约一米长的金属法杖。

法杖顶端镶着一颗黯淡的紫色宝石,总体看上去和店里摆着的大路货区别不大。

“嗯,看到克里斯的法杖我倒是大概明白他心里的障壁是什么了。”芙芙老师捏着下巴评价道,“可是洛瑟塔,你这个也太异端了吧。”

“异端?”

“这种精密机械,你肯定心里有数吧?”

芙芙老师问道。

我点点头,没有说话。

“那你能展示一下它的用法吗?”

芙芙老师的要求,我没法拒绝。

虽然没摸过真枪,但是这东西该怎么操作,我心里大致有数。

把玩了一番之后,我确认这是一把单动左轮。

弹出弹巢,把手放上去之后,“法杖”从我身上汲取了些许魔力。

那些魔力形成蓝白色的光球,作为子弹填进弹仓里。

扣上弹巢,拨动左轮之后,我按下击锤,打开保险。

这样就做好了击发准备。

我走到店外面,芙芙老师和克里斯跟了出来。

“可能会声音很大……”

“没事,出事了我兜着,你尽管展示给我看。”

芙芙老师做出了强力的保证。

我将枪口对准天空,扣动扳机。

弹巢转动,击锤落下,但什么都没有发生。

哑火了?魔法枪也哑火?

我继续朝天扣动扳机,弹巢转了一圈,还是什么都没发生。

打开弹巢,我看见蓝白的魔力团依旧静静地躺在弹仓里,根本没有被击发。

芙芙老师挠了挠她尖尖的耳朵,对我说:

“这应该跟你心里的障壁有关系,但我说不上是什么。你……加油吧。”

“芙芙老师这是要放弃我了吗?”

“哈?你在说什么蠢话?”芙芙老师生气了,“老娘连他妈的黑暗时代都挺过来了,你手里这个鬼东西是第一次见!”

“老师您别生气……”

克里斯伸出手,安抚着芙芙老师。

“老娘带学生这么多年,什么样的法杖没见过,什么样的障壁没见过?”芙芙老师还在发火,“不行,我跟你爆了,妈的。”

说完,芙芙老师一把抢过我手里的法杖,仔细研究起来。

要想开火,光有枪是不行的,还得有子弹。

没有相应知识的芙芙老师自然理解不了这些。

这把手枪的机械结构是完整的,这意味着只要有合适的子弹,它到谁手里都能至少成为一把枪。

但很显然,这个世界没有能生产子弹的工业。

即便是基础设施最先进的道琴加,我也没能见到半点工业的痕迹。

尽管分工相当细致,但这里的产品和设施依旧是“使用魔力的手工制品”。

“精密机械,女生,还有那个,嗯。”

芙芙老师把法杖交还给我,点了点头。

“老师,您看出什么了吗?”

克里斯抱着学习的心态问道。

“完全没有头绪。”

消了气,不如说放弃了什么的芙芙老师苦笑着两手一摊,耸了耸肩。

“那我应该怎么办?”

“交给时间吧。”芙芙老师拍了拍我的肩膀,“反正我不会在你们舍弃障壁之前教你们任何魔法。”

“老师不教我们魔法,我们在学校干什么?”

克里斯不解地问道。

“上公共课啊。”芙芙老师笑道,“科目就是你们入学考试的那四科。哦对,今年我讲一年级和二年级的魔法学,你们俩只要保证40%的出席率,我就不挂你们。”

“但学生们说您鬼畜……”

听克里斯这么问,芙芙老师突然大笑起来。

*百度网盘不限速解析下载方法
*遇到问题?前往文档中心查找帮助文档
萌白会员仅¥19.9!赞助我们让米洛变得更好,开通任意会员享受全站资源免费下载!
米洛推荐您登录后开通会员下载,一次付费享受全站资源
备受用户喜爱的极致性价比ACGN平台!>点我直达福利中心<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重要声明

本站资源大多来自网络,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我们会第一时间进行审核删除。站内资源为网友个人学习或测试研究使用,未经原版权作者许可,禁止用于任何商业途径!请在下载24小时内删除!


如果遇到付费才可观看的文章,建议升级会员或者成为认证用户。全站所有资源任意下免费看”。本站资源少部分采用7z压缩,为防止有人压缩软件不支持7z格式,7z解压,建议下载7-zip,zip、rar解压,建议下载WinRAR

0 条回复A文章作者M管理员
๑✧∀✧๑
  • 眞白花音
  • 枕边童话
  • 嘉然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快速搜索
在线客服
关注我们
  • 扫码打开当前页

  • 米洛ACG官方频道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