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樱色满月与银白梦影 pt.4

令我没想到的是,眼前这几个刚刚还在讪笑的男生,见到我用平静而愤怒的眼神盯着他们,全都露出略带恐惧的表情。

“对……对不起,我们不想惹事……”

其中一个勉强开口说道。

与此同时,旁边的人群传来一些刺耳的嘀咕声。

“那个表情,好可怕。”

“你说她上过战场我都信。”

“要是真打起来的话,会被当场除名吧!”

“不不不,这根本就不是被学院除名的问题吧!”

“噫,要……要杀人了……”

我记起来了。

那天,对上勒索我喜欢的女孩的小混混的时候,我用的就是这个眼神。

只不过那时候,我结结实实地和他们在暗巷里打了一架。

我一个,打他们三个,两败俱伤。

我叹了口气,左手握拳抵在自己的额头上,试着软化自己的表情。

“这种恶作剧,还是别干了。”我背对着那几个吓得不轻的男生说,“哪天碰上个愣头青,有你们好受的。”

那一年,我17岁,我是愣头青。

换了张美少女的脸,这个眼神和表情还是能用。

只不过,这次我是为了自己。

也许我喜欢上了变成美少女的自己吧。

接受了自己0分的成绩,我离开了训练场。

记起了无论如何都想忘掉的事情,直接填饱了我的肚子。

晚饭什么也没吃,回到宿舍就闷在自己的房间里。

夜间,我梦见了那座桥,那张带着泪花的笑颜,还有那个十分不体面的落水声。

按理说,梦是一种生理现象,从里到外都换了个壳子的我,没道理把前世的梦带过来。

不过,带着记忆转生这种事都发生了,我曾经谨记于心并奉为圭臬的规律还有多少是可信的呢。

醒来之后,身体没有再次酸痛。

今天是3月19日,神圣卡利亚魔法学院要举行新生的入学考试。

体检和考试的结果将会如实展示给教授们,以供他们商议如何挑选分配各自的学生。

考试有4门科目,分别是数学、历史、地理、魔法学。

用屁股想都知道,异世界的学校考的历史和地理,肯定是异世界的历史和地理。

我对魔法的了解如同新生儿对世界的了解。

后面那三科,我不可避免地交了白卷。

数学倒是蛮简单的,对我来说只相当于初中水平。

但我也好多年没做题了,进展并不是很顺利。

通过考试,我至少确认了我所知晓的大部分数学公理在这个世界上存在并适用。

这至少能避免买菜的时候被人缺斤少两,我是这样想的。

考完试,学生们休息三天,这段时间教授们用来整理信息。

晚上,我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随手翻开一本小说,等着克里斯。

接近19点的时候,克里斯出现在了大厅之中。

“洛瑟塔,我们的约定……你没忘吧?”

克里斯站在门口,没好意思再往里面走。

“当然,我们走吧。”

我把手里的书放回书架上,走到克里斯身边。

“今晚请多关照。”

克里斯的微笑沁人心脾,温柔得就像古早乙女游戏里的男主角。

按照这个世界的开放程度,我原以为他会很自然地拉起我的手。

事实上,克里斯并没有寻求与我的身体接触,只是默默地走在我前面稍远的地方,为我带路。

就这样,我被克里斯带出学院的大门,走上繁华的城镇街道。

“洛瑟塔是从返回广场到学院的吧?”走在路上,克里斯说道,“其实,神圣卡利亚魔法学院所在的这个道琴加,也是一座很美丽的城邦。”

“我闻到空气中有点咸味,这里是沿海地区吧?”

“没错。没想到洛瑟塔这么敏锐。”克里斯转过头来对我说,“道琴加是艾瑞安大陆西洲最重要的港口之一。”

“你说这里是城邦,给我一种很复古的感觉。”我说,“怎么说呢……有种文明刚刚萌芽的感觉。”

“洛瑟塔对历史没有了解过吗?”

克里斯掩饰着内心的惊讶。

“什么意思?”

“城邦是近一百年才有的新兴概念。”克里斯见我不懂,遂解释道,“西洲最后的国家早在五百年前就灭亡了。”

“哎?为什么?”

黑暗时代。”克里斯搬出了一个我似曾相识的名词,“你应该学过才对。”

“哎,啊?”

“洛瑟塔是知书达礼的女孩子吧?”

克里斯歪着头,笑容几近崩解。

“不是。”

我摇了摇头,没有对我的高速否定做任何进一步的解释。

克里斯用疑惑的眼神盯着我的脸,看了足足好几分钟。

我摆着一张扑克脸,没有回应他的注视。

“呃啊……想太多也不好。”克里斯最后无奈地推了下自己的眼镜,“洛瑟塔想吃什么?”

“在沿海城邦,果然还是水产吧。”

想了一下,我说。

“那样的话,我知道一家店。”克里斯的脸上恢复了温柔的笑容,“他们那的烤鱼很好吃。”

“带路吧。”

我也对克里斯报以微笑。

“随时为您服务,我的女士。”

克里斯微微欠身,随后走在我前面。

走了一小段路,克里斯带我进了一家不算特别起眼的餐馆。

招牌上写着“沃卡轻食”。

里面坐着许多食客,桌上的菜品大多是时令海鲜。

“我还以为贵族男人泡妹子都会选高档餐厅呢。”

四下观察了一圈,我抱着开玩笑的心态对克里斯说。

“那些专为贵族服务的高档餐厅,只需要四句话就能高度概括。”

克里斯微笑着带我走向一张空桌。

“哪四句话?”

我看得出他有些表现欲,便顺着他的话茬问了下去。

“华而不实,费而不惠,营而不养,淡而无味。”

我怎么记得这是某个亡国君主对自家御膳房的评价。

该说人到哪里都是一样的吗。

“这样啊。”

我一边附和着,一边坐到克里斯的对面。

“那些在社交宴会上用来摆排场的大菜,大约七八天做一锅。”克里斯从桌上拿起菜单,扫视着说,“大家都心照不宣地不去吃它,用过之后又会倒回后厨的大锅里。”

“那你们在社交宴会上吃什么?”

“只能信任新鲜蔬果。”

克里斯合上菜单,摇了摇头,随后叫来了侍女。

服务我们的侍女是高等人类,五官端正,身材姣好,衣着得体,彬彬有礼。

她们不干脏活,看上去清扫工作是给亚人奴隶干的。

“请问二位要点餐吗?”

侍女手里拿着一块蚀刻过的小金属板,那上面的蚀刻痕迹发着淡淡的光。

类似的东西,我体检的时候上过手。

似乎是用来记录信息的魔法道具,体检之后他们要我把那东西还回去,它应该不具备自主传输信息的能力。

“请给我们两份特制烤鱼套餐,饮料就要……洛瑟塔,能喝酒吗?”

“啊,没问题的。”

“那就安卡莓果酒。”克里斯面对侍女也露出了那样和善温柔的笑容,“有劳了。”

“我明白了,请二位稍等。”

侍女将些许魔力注入手里的金属板,上面的蚀刻闪烁了几下,确认无误之后,离开了桌旁。

我注意到,这家店的厨房就在柜台后面,光明正大地展示给所有客人看。

离开的侍女去了柜台,将手里的金属板挂在柜台上面的铁丝上,随后从柜台上的盒子里拿出另一个一模一样的金属板,奔向另一桌等待点餐的客人。

后面的厨师中走过来一个人,取下铁丝上的金属板,确认过后,将它随手丢进柜台后面的一个容器之中。

接着,那个厨师把两条鲜活的鱼从一个桶里提出来,放在案板上。

他从墙上的刀架中取出一把切肉刀,照着那条在案板上扭动的鱼的头部猛地一拍,那鱼登时就没了动静。

这是中餐的做法吧,我想。

我从后厨那边收回视线,却又不好意思直视对面的克里斯,只得低头盯着桌面。

克里斯的两手搭在桌面上,两根食指互相绕圈,也什么都没说。

沉默持续到侍女将热腾腾的烤鱼和深红的莓果酒端上来的时候。

盘里放着一条精致的烤鱼,两片好像柠檬的果实切片,还有三片我叫不上名字的香叶。

硬要我给这道菜安个名字的话,我想,“烘烤鳟鱼”会比较合适,虽然我根本分辨不出这条鱼到底是不是鳟鱼,也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是否存在一种名为“鳟鱼”的鱼。

“吃吧,洛瑟塔,这是当季的怒海蜂。”

克里斯微笑着对我说。

我看见克里斯拿起盘子里的果实切片,从中挤出果汁洒在鱼上,然后用刀叉挑开鱼肉,分块填进嘴里。

“我开动了。”

我也不明白我为什么要说一句餐前祝词。总之,我学着克里斯的样子,也将面前的鱼肉吃进嘴里。

“这个,为什么叫怒海蜂?”

席间的气氛有些微妙,我想缓和一下,遂问道。

“这种鱼在海里通常团成大群,很像被激怒之后倾巢而出的蜜蜂,因此得名。”

克里斯简洁地解释道。

“这不就沙丁鱼嘛……”

我下意识地从嘴边流出一句话。

“嗯?你说什么?”

“啊,不,没有。”

意识到自己的失言,我选择装傻掩盖。

气氛又回到了刚刚那个微妙又尴尬的感觉。

果然还是当男人好。我要是男人,这时候就可以跟他大谈军政经史,从他嘴里套出异世界的基本情况。

难道我被当下的身份限制住了吗?

仔细一想,限制我的,其实是我过去对女性的刻板印象。

意识到自己成为那之中的一员,我在无意识中迎合自己心中的刻板印象。

在他人的期待和目光之中活过不长的一生的我确实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既然意识到了,不如现在就做出改变。

“那个,我读书少,能和我详细讲讲‘黑暗时代’的事情吗?”

我鼓起勇气,向对面的克里斯问道。

“真正读书少的人可不会承认自己读书少。”克里斯笑了笑,“既然是洛瑟塔拜托我,那我得全力回应才是。”

“我就洗耳恭听了。”

“距今五百多年前,旧历740年,西洲最后一个国家宣告灭亡,这是黑暗时代的开端,旧历也在那一年失去了传承。”

“哎?为什么?”我有些震惊,“一个大陆一侧的所有国家……灭亡了?被谁灭亡?”

“魔王。”克里斯说道,“统领魔物的王者,我们叫做魔王。”

我点了点头,叉鱼的手不知不觉停了下来。

“魔王手下的魔物占领西洲之后,烧杀掳掠,奸淫妇女,无恶不作。”克里斯说着的时候并没有太多感情掺杂在里面,“人类的聚落被打散,村庄的规模稍微扩张一些,就会被魔王军发现并摧毁。”

“人类就这样延续了500年?”

“没那么久,也就400多年。”克里斯订正道,“神圣卡利亚魔法学院……当时的剩余部分,秘密选拔了四名勇者,组成小队,斩首魔王。”

“看来勇者们成功了。”

“是的。”克里斯点了点头,“四名勇者和魔王在分割西洲与东洲的仙那度山脉的正中央展开了一场血战,最后以一场堪称天灾的魔法爆炸收尾。”

“啊……是同归于尽了呢。”

“书上对这一战的描述几乎都是神话史诗,真实的经过无人知晓。”克里斯接着说道,“只有一个巨坑留在仙那度山脉的正中央,至今仍在熊熊燃烧。”

“后来呢?”

“后面的一段时间,在史书上是一片空白。”克里斯也停下了手里的餐具,认真地给我讲道,“我们能知道的,只有在那之后,魔王军全面溃散,幸存的人类拿起武器,组织军队,一点一点夺回原本的领土。”

“夺回领土的人们建立了城邦,然后……”

“嗯。”克里斯点了点头,“今年刚好是新历100年,克罗托所再过几个月就要迎来第一次百年庆了。”

“那这么说,克罗托所就是第一座城邦咯?”

“是。你理解得很快。”克里斯微笑着对我说,“克罗托所成立之后,西洲各地的人们纷纷效仿,今天的许多城邦就是那时候建立的,包括道琴加。”

“那学院又是怎么回事?”

“今天的神圣卡利亚魔法学院,和历史上同名的那个可以看作完全不同的两个事物。”克里斯用尽量严谨的语言向我解释道,“学院的地下有一条丰沛的地脉,当时的人们围绕着学院的遗址建造了道琴加,而道琴加建邦之后又在学院的遗址上重建了学院。”

“原来如此……”

“黑暗时代的影响至今还在持续。”克里斯又补充道,“那时的魔物大规模强奸人类,诞下了许多亚人。亚人之间又繁育后代,就这么延续至今。”

“现在做奴隶的……那些吗?”

克里斯点了点头,随后说道:

“他们是……残缺的生命。他们没有任何魔力,没有高等人类的照顾,刚出生的亚人活不过生命最开始的第一个月。而他们的智力普遍停留在郊狼的水平,使得他们难以胜任复杂的工作。”

“可我看见过一个会做饭的亚人奴隶!”

我下意识地想找些什么来反驳他口中早已盖棺定论的结论。

“那个亚人,是不是有小猫一样的耳朵?”

“你怎么知道?”

“那是智力相对比较高的种。”克里斯说这些的时候流露出一种没有把亚人当人看的感觉,“调教起来也比较容易,新手调教师经常拿他们练手。”

原来,项圈的价格只是表面。

那天,艾米莉亚用很讨巧的方式回避了奴隶问题中的绝大部分,只给我展示了冰山一角。

或许该转变观念的是我。

这个世界上的亚人,恐怕只是“能干些活的家养宠物”罢了。

有的甚至更糟。

“怎么了?你看上去有些不舒服。”

克里斯见我不说话,向我投来关切的目光。

“就是,许多事情还得适应一下。”

我苦笑了一下,叉起一块鱼肉填进嘴里,以掩饰自己的失态。

“慢慢来吧。”克里斯也重新拿起餐具,“在我看来,洛瑟塔是很有韧性的女孩子,一定能适应学院的环境。”

“借你吉言。”

吃完盘子里的鱼,肚子被填上了七八分。

转生之前,这样的鱼,我一顿得干三条,然后这一天就不用再吃别的东西了。

上中学的时候,午休被压缩到30分钟。上了大学以后,每天只吃中午一顿。毕业了之后出来工作,什么时候老板安排的任务完成,什么时候才能吃上饭。

这大概是我上中学之后体重飙升的根本原因。

很可惜,这么多年积攒的脂肪并没能救下我的上一条命。

回去的路上,我又问了克里斯很多问题,对这个世界姑且有了一个基本的认识。

我脚下的艾瑞安大陆被中间的仙那度山脉分割成东西两洲。

西洲的陆地相对破碎,海岸线犬牙交错。道琴加是西南端突出部的港口,再向西是被称作“西洲群岛”的岛屿群。

而东洲则相对完整,有一条比较工整的海岸线,陆地十分广阔。

大陆南边的海洋,洋流永远向西。南侧的行船航线被称作西风航。

曾经有探险家从道琴加出发,顺着西风航到了东洲,证明了脚下的大地是圆的。

传说中,艾瑞安大陆的背面有一块为人所不知的大陆。许多探险家和水手痴迷于此,可这些人要么死于非命,要么彻底失踪,活着回来的无一例外,全都变得疯疯癫癫。

克里斯把我送回了宿舍一楼的大厅,道别之后,我从一楼的书架上取下那本读了一半的小说拿回房间。

点上灯,坐在桌旁读了一会,有人敲响了我的门。

“洛瑟塔,你回来了吗?是我。”

门外传来了莉莉的声音。

我打开门,看见莉莉站在门口,一副来玩的表情。

“我可以进去吗?”

莉莉笑着问我。

“进来吧,请。”

我退开身体,给莉莉让出路进屋。

“新生的宿舍房间,一直是这个感觉呢。”莉莉环视四周,笑着评价道,“在这里住一段时间,这个房间就会染上你的风格。”

“也许吧。我不擅长布置房间。”

我摇了摇头,坐在床上。

“说起来,原本是灵都叫我照顾你,和你在一起之后,反而喜欢上你了。”

莉莉走过来,坐在我的旁边。

“哎?喜欢?我们才认识几天……”

“喜欢自己的好朋友不是很正常吗?”莉莉头一歪,笑着问我,“还是说……”

“不……我没那个意思。”

我连忙否定道。

“下次的满月,洛瑟塔是什么打算?”

莉莉挪动着身体,靠了过来。

“自……自己解决。”

我没想到莉莉这么直球,说话变得结巴起来。

“有些女生很难获得性高潮,所以我在想洛瑟塔需不需要搭个伴。”

莉莉又靠近了一些,把手搭在我的手上。

转生过来这几天,别说性高潮了,就连像样的性快感我都没体验过。

莉莉的问题,我回答不了。

“要是不搭伴的话……可能就得去满月盛宴了。”

莉莉见我不说话,又小声在我耳边低语道。

“莉莉参加过满月盛宴?”

我想也没想就抛出这个问题。

“去参观过一次,一边看一遍自慰。”

莉莉完全没有避讳地说了出来。

“还可以参观?”

“嗯。参加的人会全裸进入玻璃房,参观的人就在外面看。”莉莉把我的手抓紧了一些,“我不喜欢被三四个肉棒围着,就只去过那一次。”

“唔……你自己解决不了吗?”

“那个……是这样的。”莉莉低下头,“没人陪在身边,自己一个人自慰,总会觉得很害怕,没法高潮。”

“这么说,你以前也有床伴?”

“嗯。”莉莉点了点头,“入学之后一直是灵都陪我。不过……”

“不过什么?”

“灵都交了个男朋友,两个月前她……和男朋友一起,带着我。”

“玩3P?”

“3P?”

莉莉难以理解我下意识说出来的词。

“啊,就是呃……三人行?”

“嗯,对,是那样的。”莉莉使劲点了点头,“但是,那晚我见到男生的肉棒之后,心里很害怕,连衣服都没脱就……逃掉了。”

“那你后来自己解决了?”

“没有。”莉莉使劲摇了摇头,“那天晚上我……不知道为什么,满月带来的性欲被恐惧强压下去,没法释放又让我更恐惧……”

“憋到今天!?会死的!”

我几乎是不假思索地认为她到今天都没有解放。

“啊,那倒没有。”莉莉摇了摇头,“下一个满月夜,我去……潜入教室……在桌角上……解决了。”

“自己一个人?”

莉莉没说话,点了点头。

“我来之前那一次你是怎么过来的?”

我开始担心起身旁这个握着我的手的眼镜女孩。

“什么都没做。”莉莉摇了摇头,“身体越是燥热,我就越害怕,害怕得不敢碰自己的身体……”

“那我帮帮你吧。”我顺着莉莉的头发抚摸了几下,“虽然不知道我能做到什么程度,但是和你做爱就行了吧?”

“真是的,怎么全都被洛瑟塔套出来了。”

莉莉进一步靠近我的身体,和我贴在一起。

在我以往的认知里,性行为是以两人确立特殊关系为前提发生的。但在这个世界,朋友之间以做爱的方式互相帮忙似乎很常见。

拉上好闺蜜一起分享男朋友的肉棒在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道德困境。

“本来还想占洛瑟塔点便宜呢。”莉莉的头靠在我的肩膀上,闭着眼睛,“被洛瑟塔三言两语就全套出来了,好不甘心。”

“那满月的时候……”

“我们先……互相熟悉一下吧。”

莉莉离开我的肩膀,握着我的那只手也放在我的白丝大腿上,脸颊带上一抹潮红,看向我的眼神含着一丝情欲。

“呃……没必要这么快吧。”

到头来,我也在害怕。我把手搭在莉莉的肩膀上,稍稍用了些力。

“互相熟悉一下身体,到满月那天也会舒服一些嘛。”

莉莉微笑着贴了过来,却只是将双方的手臂隔着衣服互相磨蹭,在等我松口同意。

“真拿你没办法啊。”我笑着摇了摇头,摸了摸莉莉的头发,“怎么短短几天就发展成炮友了。”

“炮友……是床伴的新叫法吗?”

莉莉又贴紧了一些,放在我大腿上的手开始上下抚弄我腿上被白丝包裹的部分。

“你就当做是那样吧。”

“洛瑟塔……先从接吻开始吧。”莉莉把腿贴在我的腿上,和我身体紧靠在一起,随后用手捧住我的脸颊,“我开动了!”

说完,莉莉的上身微微前倾,闭上眼睛,用她的嘴唇在我的嘴唇上点了一下。

接着,又点了一下。然后,她的两片唇瓣包裹住我的上嘴唇,轻轻吮吸。

简单的嘴唇接触,我却觉得全身一紧,下腹部感到轻微却难以平息的瘙痒。

我用双手捧住莉莉的脸,和她交换着唇瓣。

浅浅地吻了一小会,莉莉带着傻笑看着我,捏了捏我的脸蛋。

“洛瑟塔身上好香。”

“是……是你的错觉吧。”

我躲开了莉莉的眼神。

莉莉没有接话,双臂搂住我的肩膀,将嘴唇再一次按上来。

这次,莉莉张开樱唇,把我紧闭的嘴唇放在她口中,用舌头温柔地来回舔舐。

我从口中将舌头探出,莉莉心领神会地用舌尖与我交缠。

互相舔弄几下之后,莉莉突然松开我的嘴唇,我不由得微微张开嘴。

接着,莉莉又吻上来,将舌头送进我的嘴里。

我的双手扶着莉莉的腰肢,舌头和莉莉再度交缠在一起,这次不仅是舌尖,莉莉在很用心地照顾我的舌侧。

莉莉且战且退,将我的舌头引导至她的口中,接着轻轻吮吸一下。

我被这一下吮吸弄得魂不守舍,身体微微颤抖一下,股间传来肿胀感,胸口也痒痒的。

我基本可以认为自己勃起了,就是没有能勃起的部件。

莉莉又缓缓地把唇瓣中的战线推向我这边,要我做同样的事情。

我吮吸着莉莉的舌头,感受着那属于美少女的柔软。

交换着吮吸对方的舌头,过了好一会,莉莉离开了我的身体。

“哈……呼……洛瑟塔……好色。”

莉莉的脸上挂着明显的潮红,呼吸变得粗重起来。我应该也和她一样吧。

“你也一样哦。”

我笑着捏了下莉莉被黑丝包裹的大腿。

对于性,我的知识广博如宇宙,我的经验稀薄如真空。

现在,我正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体验自己的第一次性爱。

还是百合。

莉莉隔着我的衬衫和胸罩,用手轻轻覆住我贫瘠胸部中的一只。

“小小的,可爱。”

莉莉做出如此评价,随后开始轻轻揉捏。

“哈呜……!”

胸部传来的刺激让我一瞬间全身绷紧,以前只在黄油和里番中听过的叫声从我嘴里流露出来。

女孩子的身体,有这么敏感吗?

莉莉一手隔着衣服揉我的胸,另一手搂住我的身体,坐在我身旁,和我紧靠在一起。

股间传来潮湿的感觉,想来我是流出了不少爱液。

“有感觉了?”莉莉在我耳边轻语,“洛瑟塔难道说是第一次?”

“呜……是第一次啦。”

莉莉吹得我耳朵痒痒的,情欲就快要夺去我的理性。

“那不欺负你了。”

莉莉说完,从我的胸前把手拿开,转而拽着我领结的一端,把我的细领结还原成浅蓝色细绳的状态。

接着,莉莉并没有如我预想的那样,解开我上衣的衣扣。她转而抚上我的膝盖,顺着我的小腿一只摸到脚踝,从我的脚上取下小皮鞋。

另一条腿也被她如法炮制,接着,她把我轻轻放倒,我就那样躺在床上。

莉莉从床上站起来,面对着我提起自己的裙摆。

我看见她黑色裤袜的裆部已经出现水渍,她也在相当程度上唤起了。

“洛瑟塔,来摸摸看。”

莉莉提着裙摆靠近床边,很显然,是在邀请我触碰她的下体。

我已经答应了她,我拒绝不了,已经……无法回头了。

我咽了口唾沫,伸出手,隔着裤袜和内裤,用手指轻轻抚弄莉莉的股间。

美少女大腿中间的神秘花园,曾经我连想都不敢想,现在我却正在用做爱的态度触碰。

“嗯……看上去成熟稳重的洛瑟塔,也有这样的一面呢。”

莉莉被我抚弄着股间,却微笑着,似是在嘲笑我在性事上的被动。

“笑话我的话就不和你做了。”

我收回手,别过脸去,闹起别扭。

“没有没有,没在笑话你啦。”莉莉听了,慌慌张张地跪在床边,连忙把脸贴在我的胸口,“和我做啦,求你了。”

“那我们……继续吧。”

*百度网盘不限速解析下载方法
*遇到问题?前往文档中心查找帮助文档
萌白会员仅¥19.9!赞助我们让米洛变得更好,开通任意会员享受全站资源免费下载!
米洛推荐您登录后开通会员下载,一次付费享受全站资源
备受用户喜爱的极致性价比ACGN平台!>点我直达福利中心<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重要声明

本站资源大多来自网络,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我们会第一时间进行审核删除。站内资源为网友个人学习或测试研究使用,未经原版权作者许可,禁止用于任何商业途径!请在下载24小时内删除!


如果遇到付费才可观看的文章,建议升级会员或者成为认证用户。全站所有资源任意下免费看”。本站资源少部分采用7z压缩,为防止有人压缩软件不支持7z格式,7z解压,建议下载7-zip,zip、rar解压,建议下载WinRAR

0 条回复A文章作者M管理员
๑✧∀✧๑
  • 眞白花音
  • 枕边童话
  • 嘉然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快速搜索
在线客服
关注我们
  • 扫码打开当前页

  • 米洛ACG官方频道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