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樱色满月与银白梦影 pt.3

!
也想出现在这里? 联系我们
  信息

推开木质的大门,我看到的是与“宿舍”这个词不甚相符的宽敞。

门旁的角落里是一处登记台,对面摆着几张豪华的沙发和一面茶几,墙边靠着一个塞满了书的书架。

登记台后面的墙上挂着一个看板,几张写满字的纸被图钉按在上面。

深处的白色石质楼梯上铺着红毯,扶手看上去是高级的金属制品。

摆着沙发的休息区旁有一扇木质半身隔断,另一侧是餐桌和餐椅。

我没看见厨房,剩余的空间里,要想放下厨房,恐怕得至少有与煤气罐相当的燃料存取技术。

“这里就是2号女生宿舍。”戴着眼镜的黑发学姐笑着介绍道,“这边是休息区,这边是……”

学姐滔滔不绝地讲了几分钟,其中我没注意到的只有一楼的两间厕所。

比起上面,一楼多出了一间给访客用的男厕。

现在的我似乎失去了进入那里的资格。

探索未知固然是好的,但我果然还是想要一些安心感。

“洛瑟塔小姐,我带你去你的房间吧。”

学姐说着,引导我向楼梯上面走去。

跟着学姐上到四楼,她才带我向里面走去。

“抱歉,今天是最后一天,所以没办法让你选房间。”学姐把我带到四楼最里面的那间寝室门口,将钥匙递给我,“只有这一间可以用了。”

“啊,没关系没关系,我不介意。”

我用双手接过学姐手里的钥匙,微微欠身以表谢意。

“我的名字是莉莉·菲,二年级,就住在这间。你看,就是你的隔壁。”

莉莉学姐指着旁边的那间说道。

“今后受您关照了。”

我向莉莉学姐伸出右手。

莉莉学姐被我的动作吓到了,连忙把双手在校服上擦了擦,这才伸出手来握住我的手。

看来握手礼在这边能用。

简单握手之后,莉莉学姐推了下眼镜,然后对我说:

“可能对洛瑟塔小姐来说有点急,但是入学的流程从明天就要开始了。”

我点点头,期待着她的进一步解释。

“明天是身体检查,后天是入学考试,时间表已经贴在大厅的公告板上了,请务必不要错过。”

“啊,好。”

“校服会在之后发给你,然后教材……取决于你被分配给哪位导师。”莉莉学姐说道,“对了,我要提醒你,学院的学生在满月的夜晚会举行满月盛宴,关于那个……要慎重些。搞不好会变得很麻烦。”

我已经知道满月会发生什么事情,莉莉学姐此刻以女生的身份向目前同为女生的我传达的“麻烦”,恐怕指的正是妊娠。

这里聚集着荷尔蒙旺盛的青少年,又有这个不讲道理的满月加持,淫趴什么的,就算学院出面阻止也会暗中发生。

人只要活着,总会向什么东西寻求妥协。

看来这个世界上的人选择了和性欲妥协。

“你先熟悉下房间吧。我今天一天都会待在一楼,可以随时陪你四处逛逛。那就这样。”

莉莉学姐说完,转身下了楼。

看了眼莉莉学姐的背影,我耸了耸肩,用她给我的钥匙打开自己的房门。

我原本还以为自己能期待个室友什么的,结果里面是标准的单人间。

里面放着一张舒适的单人床,一张书桌,一面落地镜,还有一座嵌入墙内的衣柜。

和昏暗的木头房子相比,这间卧室显得……十分现代

地板用实木铺成,墙面则是涂着漆料的平整石墙。

天花板上挂着一盏能源不明的灯,开关在门口的墙边,发挥着和电灯差不多的功能。

除了这些,屋里还有一些空间,或许这之后我能弄些自己的小家具摆进来。

坐在床边,我想起了艾米莉亚。

一进学院就和她分开了,也没见她被带进这栋宿舍楼。

姑且把身上的围巾和外套放进衣柜,我离开房间,锁好门,走下楼梯。

莉莉学姐正坐在休息区的沙发上读书,见我下来,她放下手里的书,笑着迎了过来。

“啊,没想到洛瑟塔小姐里面穿着白衬衫!好可爱!”

莉莉学姐惊叹着走了过来。

“是……是吗。”

我不太习惯被人这样夸赞,挠着自己的脸颊避开了莉莉学姐的眼神。

“我们出去逛逛吧。”莉莉学姐笑着拉起我的手,“可能要去很久,先解决一下个人问题比较好哦。”

莉莉学姐这么一说,我原本还没注意到的下半身的问题被抛向意识的先端。

“啊……我自己就……”

“正好我也要上,我们一起吧!”

莉莉学姐不由分说地把我拉进厕所里。

虽说女生会结伴上厕所这件事我早有耳闻,但这种方式还是过于劲爆了。

不如说我那边的女生根本不会这样!

卫生间的内部非常“现代”,外侧是洗手池和镜子,而里面是几个隔间。

莉莉学姐钻进其中一个隔间,而我不得不进入另外一个。

里面的马桶也是非常“现代”的抽水马桶,看上去像是金属制品。

比起这个,女生到底要怎么上厕所啊。

我盯着马桶的中心,不知该作何反应。

我应该把裙子脱到膝盖呢?还是应该把裙子掀起来只脱掉内裤呢?

马桶旁边挂着一个纸抽一样的东西,可里面抽出来的柔软白色织物摸起来像某种绢布。

我正对面的墙上贴着一张纸。

上面写着:“请勿将用过的合成丝绢丢入便器。”

这条信息提示了我,我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角落里的垃圾桶。

里面确实是“用过”的这种织物。

思考到这,旁边传来了冲水的声音,看来莉莉学姐用完了。

旁边的隔间门打开,几声鞋跟踏在地砖上的声音过后,洗手池那边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洛瑟塔小姐?需要帮忙吗?”

水声停下之后,外面传来莉莉学姐呼唤我的声音。

“啊,不……不用!我自己能行!”

暂且做出这样的回应,我打算死马当死马医了。

将裙子和内裤一并褪到膝下,我坐在冰凉的金属马桶垫圈上,寻求下腹部的净空运动。

后面倒是如我预想当中的一样顺利,但前面的感觉总有种割裂感。

事实证明,坐在马桶上如厕能在一定程度上防止从股间出来的尿液顺着大腿流下去。

但下腹部用力并不能带来喷射与释放的快感。

我能做的似乎只有打开“阀门”,任由腹中的液体随着重力从体内泄漏出去。

要想做到小电影里的那种喷射,里面恐怕需要积攒相当大的压力。

现在的我没有那种自信,能够保证自己在积攒了如此压力的情况下不发生泄漏事故。

总之,我排空了腹部的积存物。

并且,旁边的绢布看来就是用来擦拭污垢的东西了。

借着这个机会,我隔着柔软的绢布仔细地触碰了一番我之前从未拥有过的器官。

没有毛发的小腹末端,里面的褶皱被完全包裹在两片柔软紧致的唇瓣中间,顶端的小肉芽藏在褶皱之中若隐若现,底端的腔道入口处那片薄薄的环状肉膜一碰就会传来些许痛感,阻止我进一步探索里面。

这样的小穴,在小网站上似乎被称作“白虎馒头”。

待得再久一点就对莉莉学姐不礼貌了,我提上内裤和裙子,冲了厕所,离开隔间。

“怎么这么久?”莉莉学姐一见到我便带着关切的表情问道,“是来月经了吗?”

“啊……唔。没有。”

我惊讶于莉莉学姐没有避讳月经,看来这个世界上并没有我熟知的月经羞耻。大概至少女生之间没有。

“那我们走吧,记得洗手。”

莉莉学姐笑着离开了卫生间。

我洗过手之后跟了出去,莉莉学姐把我带到了学院前院的喷泉广场。

“开学之后,这里总会聚集很多学生呢。”莉莉学姐向我展示中央的喷泉,“据说,向喷泉里投入银币许愿,下个满月的时候,你想的那个人就会和你做爱。”

我对此哑口无言。

这是什么新款的定情树吗?

“学院每年都会有几对因为生下孩子而退学的情侣。”莉莉学姐看着喷泉说道,“就算是在乱交之中怀上的孩子,只要追踪魔力的痕迹就能找到生父,所以……谁也逃不掉呢。”

“就没有什么措施吗?”

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遂问道。

“避孕魔药和套套在学院里倒是基本无限供应,但总有人不用。”莉莉学姐想了一下,说道,“还是要多加注意比较好。”

“以防万一,我问一下。”我走到莉莉学姐身边,小声问道,“厕所里用的那个合成丝绢,还有你说的呃……套套,都是什么做的?”

“哎?你不知道炼金织物吗?”

莉莉学姐转过头来,一脸惊讶地看着我。

“呃,那个……有所耳闻……”

“我听说你是乡村地区出身,可是这也太……不如说,你身上就穿着炼金织物呢!”

莉莉学姐对我的无知表现出了极度的惊异。

而且,这所谓炼金织物到底是何方神圣。

卫生纸是炼金织物,胸罩的支撑结构和锁扣是炼金织物,就连避孕套也是炼金织物。

不不不,洛瑟塔,你得这样想。

这几种东西在结构上不可能是同一种物质,炼金织物一定是某一类具有相同特征的材料的统称。

说服自己之后,我决定对这个问题不再做进一步探究。

只要活下去,总有一天会弄明白。

于是我摇了摇头,向莉莉学姐传达了自己不想再探究这个问题。

“我们去看看主楼吧。”

莉莉学姐拉起我的手,向着广场北面的主楼走去。

我觉得她对我有些过于亲近,却也抹不开面子挣脱她的手。

被莉莉学姐拉着手,参观了一番主楼,时间很快来到正午。

我还担心自己没有钱,吃不上饭,结果莉莉学姐告诉我,持有2号宿舍的钥匙就能在每天的三餐时间领到一份食堂餐点。

还真是差别对待啊。

如果男生宿舍那边的布置和这边一样的话,能够在这偌大的学院之中获得如此待遇的,不会超过42个学生。

这也解释了旁边的1号宿舍缘何比2号宿舍高大臃肿许多。

吃过饭,莉莉学姐又带我参观了来时的返回广场和训练场,还有供学生户外活动的园林景观。

只是,我这一天都没能见到艾米莉亚。

晚上和莉莉学姐一起回到宿舍的时候,我刚巧在宿舍门前看见艾米莉亚。

她正和三个我不认识的女生一起,走向1号女生宿舍。

脸上带着灿烂笑容的艾米莉亚没有注意到我,她们四个人有说有笑地进了1号宿舍楼里。

莉莉学姐注意到了我的眼神,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问道:

“洛瑟塔小姐,她们之中有你的朋友吗?”

“啊……嗯。算是吧,莉莉学姐。”

我点了点头。

“忙完明天和后天,开学典礼之前会休息三天,我想想……到3月22日吧。”莉莉学姐说道,“在这之前你可以拜访一下你的朋友。”

这样算下来,我来到这个世界上的那一天,经历的第一次满月,正好是3月15日。

也许会有助于我理解这个世界的历法,先记下来吧。

进入一楼大厅之后,我看到一个女学生把公告板旁边的日历拆下来,换上去一个新的。

“新的一年也请多关照了!”

换日历的那个女生冲着我们笑了一下,随后便上楼了。

“她是这栋宿舍的管理员,灵都·兰泽尔。”莉莉学姐介绍道,“四年级,我记得她是道顿教授的学生。”

“四年级……那不是快毕业了。”

“还有两年呢。神圣卡利亚学院是六年的学制。”莉莉学姐说道,“不过今年入住2号宿舍的一年级女生只有你一个人呢。”

“那我凭什么不能挑房间啊!”

我对此颇为不满。

“2号宿舍每年都有很多高年级学生申请入住,资源很紧张啦。”莉莉学姐苦笑道,“今年我听说原本没有新生过来,到最后一天才知道有你这么一号人物。”

“那然后呢?他们怎么做的?”

“学院似乎是把今年的申请者里条件最差的那个六年级学生除名了,然后把你安置进来。”

莉莉学姐捏着下巴,像在思考什么。

“为什么?这样不会得罪人吗?”

“邀请你入学的探子是那个人称‘王牌’的迈耶斯先生,据说他每隔两三年就会向学院推荐一个毫无背景的学生,而被他推荐的学生毕业之后都成了精英。”

“有那么夸张嘛。”

我摇了摇头。

“就是那么夸张!”莉莉学姐的音量提高了半截,“迈耶斯先生职业生涯推荐的第一个学生,后来成了远近闻名的治疗师,达成了究极的救世主之愈!”

“哇……”

我除了惊叹,还能发出什么声音呢?

“据说迈耶斯先生的社交手腕也很强力,每年都能给学院提供大量献金。”莉莉学姐接着说道,“但是学院从来不公开财务状况,这部分是真是假就……”

“他为什么选了我呢?我记得当时他只是……捏了几下我的手。”

我回忆着一点也不久远的记忆。

“现在想这些也没用,开学典礼结束之后就知道了。”

莉莉学姐摸了摸我的发梢,冲着我微笑道。

“莉莉学姐,今天真是……”

“既然我们已经熟悉了,不如直接叫我莉莉?”

“你还一口一个‘洛瑟塔小姐’呢。”

“那就……洛瑟塔!”

“好,好。”我耸耸肩,接受了这个新朋友,“今天真是辛苦你了,莉莉。”

“我先回房间了,早点休息,明天还要做身体检查呢。”

说完,莉莉上了楼,留我一个人在一楼大厅。

目送莉莉离开之后,我转头看了一眼公告板。

日程安排写的很详细,我花了点时间记在脑子里。

旁边的日历看上去和我认知中的不太一样。

我动手翻了几页,发现每个月是固定的30天,一年有12个月。

而每月15日固定是满月,1日会发生月环食。

稍微用理性思考一下就能知道,并不是每月的15日一定会发生满月,而是这个世界上的人们在编纂历法的时候把周期性的满月放在了每月15日这一天。

结合每月1日的月环食,我可以大胆地推测,我脚下的这片大地,其实是天上那个月亮的卫星。

只可惜,我的天文学知识只能带我到这了。

作为文科生被培养出来的思维习惯消磨了我在此时此地进一步探究这个问题的动力。

我能意识到这个,却无力改变。

回到房间,我站在落地镜前,面对着镜子里的美少女,不知该说些什么。

泼天的富贵不是每个人都接得住。

随波逐流了26年,最终一事无成,只能以“哥布林”自嘲的男青年,如今变成了一个14岁芳龄,天赋异禀的美少女。

以往我会想,如果我变成这样的美少女,肯定会自己先冲到爽。

现在看着镜子,别说性欲了,我只能感到一丝若有若无的恐惧。

我惧怕着有一天我会失去镜中的一切。

曾一度失去的东西,我恐惧着它的再度消逝。

伸出手,触碰镜面的同时,我看见自己陌生的眼睛中,流露出些许迷茫。

“呀——连——索——朗——哟——行过积雪的乡路。”

我对着镜子轻声吟唱前世曾喜欢过的乐段。

“呀——连——索——朗——哟——今夜手中又酌酒。”

我的手边当然没有酒精饮料。

叹了口气,我解去身上的衣服,盖上被子,蜷缩在床上。

一夜无梦,既没有逃避的沉醉,也没有正面的恐惧。

睁开眼睛,我只觉得身上各处十分酸痛。

明明转生之后的这几天没什么剧烈的运动,可身体就是不听使唤。

今天体检,不去的话,学院就有充分的理由不让我入学。

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叠好被子穿好衣服,我离开自己的房间,向着楼下走去。

一楼的大厅里,有三个学姐在坐着喝茶聊天。

茶几上摆着几块看上去十分香甜的点心。

见到我从楼上下来,她们的话题自然而然地转移到我的身上。

“是那个新生啊。”

“银发红瞳耶,被直击了!”

“小小的……也不错呢。”

“下次满月要不要把她当做目标呢?”

“可以有可以有!”

当着本人的面讨论这个真的好吗你们这群姬佬!

在她们向我搭话之前,我飞速逃离了现场。

今天上午是在主楼里举行的身体检查,结束之前禁食禁水。

从主楼正中央顶端的大钟上来看,这个世界的一天也是24小时。

至于分秒之间的差别,就不是我的感受能回答的问题了。

喷泉广场上聚集了很多人,绝大部分穿的都不是校服,看起来是新生。

新生的人潮向着主楼里推进,我也加入其中,进了主楼。

进入主楼的时候,门口坐着的那个人交给我一块蚀刻得像电路板一样的金属板。

我每每做完一项检查,负责检查的医生都会向我手里的金属板里记录些什么。

当然,用的是魔力。

我突然意识到,没有魔力的话,在这个世界上连一些最基本的人机交互都做不到。

至于流程,就和我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差不多。

同时我发现,这里的绝大部分新生,几乎没有处理复杂事件的能力。

他们问东问西,根本不记得自己做过哪项检查,把学院的人和医生都弄得焦头烂额。

不过,看他们的样子,似乎对这种事情已经习以为常了。

也许对他们而言,这只是另一个开学季的另一次寻常考验罢了。

我早早结束了所有检查,交还金属板之后,离开主楼,独自一人坐在喷泉旁的长椅上。

没过多久,主楼的方向走过来一个身穿黑色镶边礼服的男生。

他有着一头淡紫色的微卷短发,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脸蛋生得十分秀丽。

说是中性……其实已经到阴柔的程度了。

那个脸蛋,只需简单画上几笔,就能变成绝世美少女的容颜。

完全不需要被井盖砸一下。

“我坐这里可以吗?”

漂亮的男生指着我坐的长椅,微笑着问道。

“没关系,我不介意。”

我点了点头,向长椅的一侧挪动一些,给他腾出一些位置。

淡紫色头发的男生坐下之后,望着主楼那边。

过了一会,他开口说道:

“里面真是吵闹,你不觉得吗?”

“其实也就那么回事。”我说,“在那里面管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

“你没有一起入学的朋友吗?”

男生转过身来面对着我,脸上挂着十分温柔的微笑。

“姑且是有一个,不过我和她……分开了。”

“那你就是今年唯一一个入住2号女生宿舍的新生了。”

不知为何,他温柔的微笑几乎让我放下所有的戒心。

“你知道我是谁了?”

我试探着问道。

“借着这个机会,我们认识一下吧。”面前柔和的家伙向我伸出手,“我的名字是克里斯·冯·拜斯提,你呢?”

“啊……嗯。我是洛瑟塔·舒尔茨。”我握住他伸出来的手,简单摇晃两下,“很高兴认识你。”

不得了,不得了,眼前这个人,是贵胄子弟啊!

我们刚聊上几句,广场的另一侧就有一个穿着女仆装的人提着裙子小跑过来。

“克里斯少爷,您在这啊。”女仆停在我们面前,顾不上调整呼吸,从口袋里取出一枚镶着透亮的红宝石的戒指,递给克里斯,“太太让您带着这个。”

“嗯,我知道了。”克里斯站起来,接过那枚戒指,“替我谢谢母亲大人。”

克里斯并没有戴上那枚戒指,而是把它放进外衣内侧的口袋里。

女仆这就急急忙忙地走了,也没有给我研究实用女仆装的机会。

“很在意吗,洛瑟塔?”

克里斯目送女仆离开之后,转过身来问我。

“倒也没有特别……”

“这是我们家传的拜斯提戒指,传说拥有一定程度的治愈力。”克里斯自顾自地解释了起来,“不过,治愈力什么的早就用不出来了,现在它只是拜斯提当家家主的象征。”

我能感受得到,克里斯在言语之间对“家主”的敬畏。

他没有戴上这枚戒指,应该是觉得自己还配不上它。

“但是,仔细想想,你的眼睛和戒指上的宝石很相似呢。”克里斯笑着对我说,“没准这枚戒指是用你的眼睛做的。”

“你这么说,我会浑身不自在。”

我诚实地向克里斯表达了自己的心绪,并抖掉身上冒出来的鸡皮疙瘩。

“哈哈,还是第一次有人对我说这种话。”克里斯笑了出来,“不介意的话可否……不,还是算了。”

“有什么就说呗。我还没说要不要接受呢。”

“你这个人真的很怪。”克里斯又轻轻笑了两声,“但是,是你的话,没准真的会拒绝也说不定。”

“噢,我懂了。”我捏起下巴,坏笑着点头,“克里斯是富贵人家的大少爷,没被拒绝过呢。”

“拒绝本应是人应有的权力,可别人面对我的时候,从来都不愿拒绝,又或不能拒绝。”克里斯脸上的笑容收敛了一些,“那些本应拒绝的人,在那之后都会承受巨大的精神折磨。我不愿看到……”

“天真!”我实在忍不下去,打断了克里斯,“你有想过他们是为了什么吗?”

“为了……什么?”

我叹了口气,不清楚他究竟是真不明白,还是不愿面对。

“世间的一切都已暗中标好价码,就连我被赋予的这份美貌也一样。”我用严肃的语气对克里斯说,“你肯接近我,也是因为这个吧。”

“不……不是那样的!我……我……”

克里斯急急忙忙地否定,却又什么理由都说不出来。

男人就是这样的,我可太了解了。

“你被拒绝了呢。”我站起来,向前两步,拍了拍克里斯的肩膀,“年轻人,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洛瑟塔!可……可以和我共进晚餐吗!?”

克里斯并没有死心,选择将心中的情感毫无保留地展现给我。

“可以哦。需要我穿什么给你看吗?”

我学着克里斯的样子微笑给他看。

“啊……呜。就……就现在这一身……就好。”

克里斯的脸刷地一下涨得通红。

“那就明天晚上吧。”我说,“选个你喜欢的时间,到我这边一楼的休息室来找我。”

“哎?为什么是明天?”

“下午的那个,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游刃有余,反正我是慌得要死。”

“啊,那,明天见。”

克里斯挠了挠头,像逃跑一样离开了我。

看着他的背影,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有些长得漂亮的女生喜欢豢养舔狗了。

调戏纯情小男生实在是一件满足感满载的事情。

不过代价也显而易见。

进展过于顺利的话,下个满月,我就要被他抱到床上去了。

倒也没什么不好……

怎么能这么想啊!

他妈的,身体变成女生短短几天,你就已经开始想被男人草了!?

淦!

究竟是哪里的什么东西把我变成这个样子的!

这种世界,不应该是趁着满月,美少女集体发情的时候,狠狠播撒子种的节奏吗!

现在我竟成了被播种的那个!

搞不懂啊!

狠狠地用穿着白丝和小皮鞋的脚踹了一脚地面,我选择接受现实。

这也算是独属于我的后知后觉了。

女装也穿了,自己的小穴也探究过了,到了现在才思考这个问题,确实是我的风格。

下午是人见人爱(咬牙)的体能测试,无论如何,中午得吃点什么。

中午的食堂里挤满了觅食的新生,但我并不需要和他们排进同一个队列。

出示自己的房间钥匙就能领到定时定量的精美餐点,这种待遇说不定哪天就没了。

吃过饭,我来到进行体能测试的训练场上。

我没有运动服也没有运动鞋,但是来这的大多数新生也没有。

测试的内容是引体向上。

他们没有像我认知的学校那样,设置一个合格的标准。

只是让每个人都抓一下单杠,能做几个是几个。

在我前面的男生一多半都能做六七个,女生则是三四个。

这帮孩子的身体素质没准比我那边的大学生要好太多。

轮到我的时候,早起时全身的酸痛已经褪去大半。

我向上一跃,抓住单杠,感觉自己应该能拉上去一两个。

“快看!白色的内裤!”

人群之中不知是谁喊了这么一句。

这一嗓子吓了我一大跳,两手不受控制地从单杠上脱落,一屁股摔在地上。

成绩被记了一个漂亮的0。

不是,在我前面那几个女生,裙子穿得比我还短,你们怎么就盯着我的裙底看啊。

人群的边上,有几个男生露出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奸笑,我就知道刚才那一嗓子是他们中的某个人。

我气不打一处来,站起来拍拍裙子上的尘土,快步走了过去。

“你们几个,找架打吗?”

*百度网盘不限速解析下载方法
*遇到问题?前往文档中心查找帮助文档
萌白会员仅¥19.9!赞助我们让米洛变得更好,开通任意会员享受全站资源免费下载!
米洛推荐您登录后开通会员下载,一次付费享受全站资源
备受用户喜爱的极致性价比ACGN平台!>点我直达福利中心<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重要声明

本站资源大多来自网络,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我们会第一时间进行审核删除。站内资源为网友个人学习或测试研究使用,未经原版权作者许可,禁止用于任何商业途径!请在下载24小时内删除!


如果遇到付费才可观看的文章,建议升级会员或者成为认证用户。全站所有资源任意下免费看”。本站资源少部分采用7z压缩,为防止有人压缩软件不支持7z格式,7z解压,建议下载7-zip,zip、rar解压,建议下载WinRAR

0 条回复A文章作者M管理员
๑✧∀✧๑
  • 眞白花音
  • 枕边童话
  • 嘉然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快速搜索
在线客服
关注我们
  • 扫码打开当前页

  • 米洛ACG官方频道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