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樱色满月与银白梦影 pt.2

!
也想出现在这里? 联系我们
  信息

我今天能做的也就只有给驼牛喂食,于是我放下草叉,跟着艾米莉亚回到屋里。

艾米莉亚关上门的时候,威尔便开口道:

“今天从现在开始不许出去,听到了吗。”

“是,爸爸。”

艾米莉亚有些怯怯的。

“你最好也别出去。”威尔看了我一眼,“非要出门那就随你便吧。”

“晚饭……准备好了。”

玛露从厨房里出来,恭敬地说道。

“端上来吧。”

威尔没有正视玛露,手里拿着一封信。

玛露应了一声,从厨房端来菜品。

和午餐相比,费舍尔家的晚餐要丰盛许多。

玛露为我们每个人烤了一块肉排,配以蜜酒和面包。

面包的品相也比我中午吃到的面包好上许多。

威尔用刀叉从自己面前的肉排上切下一块,丢进玛露的碗里。

“做的不错,这是奖励。”

玛露像是受了天神的恩惠一样,跪在地上,像狗一样啃食那块肉。

说实话,我有点恶心。

尽管如此,我还是保持了沉默。

我知道寄人篱下的日子是什么样的。

吃过晚饭,威尔拿着他读完的信,上楼回了自己的房间。

玛露打扫了桌子之后,就去厨房清洗餐具了。

艾米莉亚从书架上取下一本书,坐在餐桌旁读了起来。

书名是《亚人也能学会的魔法一·二·三》。

我也坐在餐桌旁,有些坐立不安。

许久之后,我问艾米莉亚:

“玛露她是亚人?”

“对呀。”艾米莉亚抬起头,笑着答道,“亚人都是奴隶。”

“你说过我是高等人类对吧?那高等人类和亚人之间的区别在哪?”

“身上有动物特征的就是亚人。”艾米莉亚很认真地回答,“不过,书上说根本性的区别是有没有魔力。”

“没有魔力就会成为奴隶吗?”

我还是不死心,继续问道。

“嗯……是的。”艾米莉亚思考了一下,“奴隶项圈的结界魔法非常简单,即使不会魔法,只靠本能释放出的魔力就能破坏结界。”

“反过来说,如果将结界做的复杂一些,是不是就可以奴役高等人类……”

还没等我说完,艾米莉亚就摇着头说道:

“像玛露这样的奴隶,项圈的价格是她自己的九倍左右。”

也就是说,用更强的结界奴役高等人类,在经济上不划算。

只有亚人遭到奴役,连理由都如此残酷。

我越想越觉得不适,精神上的恶心反映到躯体上,捂着嘴干呕了一下。

“你没事吧?”艾米莉亚见我干呕,放下手里的书,脸凑了过来,“不是没被哥布林……那什么吗?”

我没说话。

我自己都能清楚地意识到,我的呼吸正逐渐变得粗重。

我生活过的世界和时代,距离最晚的蓄奴时期都已经过了两百年。

我在费舍尔家的这一天,与其说是感受到文化冲击,不如说根本就是文明冲击。

“身体不舒服的话,就先躺着吧。”

艾米莉亚从椅子上起来,担忧地扶起我的肩膀。

我点了点头,由着艾米莉亚扶着我,带我上楼,回到她的房间。

艾米莉亚帮我褪去衣服,把我放在床上,然后替我盖上被子,坐在床边。

脑袋沾上枕头,疲乏感就像海啸一般侵袭了我的全身。

闭上眼睛,我有点希望这一天只是一场梦,再次醒来的时候能看见医院的天花板。

这样只顾我一个人开心的命运当然不会发生在我身上。

睁开眼睛的时候,我看见樱色的月光透过窗户洒在地板上。

外面很热闹,高亢的女性叫声此起彼伏。

我有些好奇,便从床上起来,站在窗边向外望。

窗外的风景中,最先夺过我的视线的,是天空中悬着的一轮巨大的樱色满月。

月光将不大的小村庄几乎整个染成了粉红色。

向下望去,户外有几对裸体男女,正在疯狂地交媾。

迟钝如我,也大概明白了艾米莉亚为何对满月这件事回避甚多。

如此光景,我还只在打了MOD的老滚5里见过。

淫乱的声音不止从窗外传来,在我身处的这间房屋里自然也上演着,只是相对而言,比较克制。

鬼使神差地,我打开房间的门。

对面,艾米莉亚瘫坐在威尔的房间门前。

她的胸罩被丢在一边,内裤挂在脚踝上,一手握着一只乳房揉弄,另一手放在股间,划着圈搓着她的少女秘缝。

艾米莉亚没有注意到我,她扒着威尔房间的门缝,全神贯注地盯着里面。

那里面正在发生什么事,我光用耳朵听的就能知道。

“呜……唔……嗯……”

艾米莉亚抿着嘴唇,努力地让自己不发出声音。

但她手上的节奏越来越快,从小肉缝底端流出的爱液也越来越多。

眼前的一切都令我十分震惊,我被艾米莉亚自慰的场面硬控在原地。

艾米莉亚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我想她要不了多久就会……

在那之前,她把头转了过来。

我们两人四目相对,她看我的表情之中满是惊讶。

然而她的手并没有因此停下,动作反而愈发激烈。

“呃……呜噫!”

艾米莉亚用揉胸的手捂住嘴,夹紧双腿,靠在墙上的身体颤抖了几下,秘缝喷出一小股透明的液体。

“哈……哈……我要射了!”

“主人,请……啊……呜……请射在玛露的里面……呜……”

随着一声尖叫和一声低吼,里面也完事了。

艾米莉亚坐在地上喘了几口粗气,接着急急忙忙捡起地上的胸罩和内裤,扑了过来,把我推回房间里。

外面还在继续,威尔和玛露休息了片刻之后又开始了另一轮。

“不管你想干什么,都先暂停!”

我伸出双手迈步后退,试图把身上沾满爱液的全裸艾米莉亚推开。

“为什么……你不是应该……”

艾米莉亚没有寻求对我的进一步攻略,反而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

“我应该怎么样?”我迫切地想要知道答案,“像你一样全裸自慰吗?”

艾米莉亚点了点头,用一种略带惊恐的眼神看着我。

“为什么?”

我进一步追问。

“因为是……满月啊。”艾米莉亚说道,“满月大家都会……发情。”

哈?我难不成转生到了小黄油的世界里?

“那又不是所有人都有发情的能力。”我索性坐在床上,盘算着把我想知道的事情都问出来,“比如小孩子。”

“女孩子初潮之后会受满月影响,男孩子的话,最早八九岁,最晚也不会超过十六岁……书上是这么说的。”

艾米莉亚拿起一条毛巾,一边擦拭自己的身体一边回答。

“那忍忍总会过去的吧。”

我挠了挠脸颊,感觉这个事情不是很容易消化。

艾米莉亚使劲摇了摇头,随后说道:

“要想消除满月的影响,怎么都得去一次。要是每次满月都忍着,最后会……死于性欲。”

“死于性欲是怎么个死法?”

“我见过一个那样的人。”艾米莉亚擦干身体,穿上内裤,“强忍了三个满月之后,第四个月从满月的那天开始发疯一样的自慰,七天七夜没有停下,然后……力竭而亡。”

那我觉得我被井盖砸死还算比较体面的死法了。

“那个,洛瑟塔需要帮忙的话,就尽管和我说……”

“不,不用了。”我摇摇头,推开靠过来的艾米莉亚,“我今晚睡地板。”

“被完全戒备了呢。”

艾米莉亚苦笑着打开柜子,从里面拿出一套地铺。

一觉睡到天亮,艾米莉亚几乎和我同时醒来。

今天艾米莉亚选了一件和我差不多的短款便装,看来是不需要劳作。

我吃过简单的早饭,给邓凯喂了几个苹果之后,看见一个瘦高的男人拜访了费舍尔家。

坐在简朴的客厅之中,威尔和那个男人说了几句客套话。

艾米莉亚也在旁边听着,似乎对方的地位很高。

“关于我女儿入学的事情,您看……”

切入正题的威尔从桌子下面拿出一个精美的盒子,放在男人面前打开。

盒子里装着明晃晃的三根金条。

瘦高男人看了一眼金条,说道:

“献金倒是足够了,可艾米莉亚小姐的魔法资质……”

“我不是让你学习吗!?”

威尔怒视着艾米莉亚,后者捏着裙摆,低着头,下意识地后退一小步。

“威尔先生,恐怕我无法收下您的献金。”瘦高的男人盖上装有金条的盒子,将它推了回去,“艾米莉亚小姐应该有比学院更好的去处。”

接着,穿正装的瘦高男人站起来,向着威尔鞠躬,然后朝着屋外走去。

“等等,我们可不可以……”

威尔从椅子上蹦起来,试图挽留那个男人。

我就在门口站着,插不上话,也不想插话。

威尔还想对艾米莉亚发火,但瘦高男人接下来的行动阻止了他。

他的眼神接触到我的时候,突然停住脚步,上下打量了我一番。

威尔刚要出口的怒骂因为这个男人没能出门而硬生生地被憋了回去。

“这位小姐,可以让我触碰一下你的手吗?”

男人看了我一小会,对我提出了要求。

眼前这个人并没有用色情的眼光审视我,我曾经是男人所以我清楚这一点。

我将自己的右手手心朝上递了出去。

“失礼了。”

男人说着,将我的右手以老中医把脉的态度揉捏了一番。

“14岁,这个资质……”

男人自言自语着什么,随后放开我的手。

“我没打算让她去学院。”威尔突然想起来什么,以一个家长的口吻说道,“比起她,我女儿更……”

“你,叫什么名字?”

我面前的男人没有理会威尔,直接问我。

“洛瑟塔·舒尔茨。”我说,“怎么了吗?”

男人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捏起下巴,思考了起来。

我看得出来,威尔不愿意放我走。

我甚至觉得那大叔昨天看到我之后就谋划了些什么。

比如,送走他的女儿之后,让我接替玛露晚上的位置。

面前的瘦高男人抬眼,看了一眼我。

我看了一眼他。

男人之间的默契告诉我,我们在想同一件事情。

思考了好一阵,男人掉头回到座位上,翘起二郎腿。

“我改变主意了,威尔先生。”

“你愿意让艾米莉亚……”

“但是,在献金之上,还有一个条件。”男人伸出手,示意威尔坐下,“我要洛瑟塔·舒尔茨小姐与令千金一同入学。”

“这怎么行,她是给我们家干活的……”

“蓄养奴隶的同时又雇了佣人吗?”瘦高男人露出一个深不可测的微笑,“单靠伐木,是养不起的吧。还是说,您想让我调查这份献金的来源?”

威尔哑口无言。

艾米莉亚站在那边,低头抿着嘴唇,一言不发。

沉默了一会,威尔将桌面上装着金条的盒子推了出去。

“献金我确实收到了。”男人拿起盒子,然后看向我们两个,“你们有一天的时间准备,我们明早出发。”

说完,瘦高的男人站起来,拿着献金盒子大摇大摆地离开了。

代表那个“学院”的男人离开之后,威尔看了一眼艾米莉亚。

“爸爸,我……”

“到了学院,一定要好好学习。”威尔语重心长地对艾米莉亚说,“你妈也希望你以后能出人头地。你可不能让你妈在天之灵失望,咱们家可就指着你了。”

“是,爸爸。”

艾米莉亚低着头,死死地抓着裙摆,用蚊音回应着被强加的期待。

“去准备吧。”

威尔丢下这句话,便离开屋子。

接下来的一整天,我都跟着艾米莉亚做出发的准备。

说是准备,艾米莉亚只装了几本书。

确切地说,是两本言情小说和一本魔法基础。

然后我们一起去镇上买了些必需品。

小镇不大,基本上就是附近几个村子的农产品集散地和手工业中心。

说实话,我见过的最穷的农村都比这个镇子看上去要好。

要是我,我也会怀疑威尔那三根金条的来源。

艾米莉亚不愧是女孩子,该买的都买得差不多了,便把我拽进了镇上的裁缝店。

裁缝店算是这座小镇上最好的店铺了。

面积很大,装饰十分精美。

店里展示的服装被分成两个种类:流行款和作业款。

艾米莉亚用来打扮我的这一身就是从流行款货架上拿的。

这个世界的通用货币是两面刻有某种花卉的银币,我尚不清楚其具体的购买力。

不过,就标价而言,流行款的价格比作业款多一到两位数。

我身上这条裙子,同款标价70枚银币。

而我第一次见到艾米莉亚时她穿的那一身,在这家店里配出来也不会超过20枚银币。

货架上的绝大部分商品都是作业款,流行款只占据了店里的一个角落。

想想也是,这里的村民应该很少有负担得起流行款服装的经济能力。

艾米莉亚家比这里的其他人富裕得多,然而他们相对来说比较低调。

我不太想思考其中的缘由,毕竟明天就要离开了。

艾米莉亚在店里左看看右看看,我在一边百无聊赖地用手指捻着自己的裙摆。

虽然我没交过女朋友,但是陪女朋友逛街差不多也就是这个感觉了吧,我想。

在镇上的酒馆吃过午饭,又陪着艾米莉亚逛了一下午,日渐西山的时候,我们总算回到了村里。

屋里不见威尔的踪影,晚饭也只有我们两个人吃。

坐在饭桌上,我问艾米莉亚:

“你爸爸呢?”

“喝酒去了吧。”艾米莉亚漫不经心地答道,“学院收我这件事,爸爸肯定会去酒馆吹牛。”

“这样啊。”

我把眼神放回盘中的食物上。

“其实学院的探子是看上你了吧。”

艾米莉亚吃下一块面包之后,用闲聊的态度和我说到。

“我?我有什么好的。我连想起自己是谁都很勉强。”

“其实……爸爸他也看上你了。”艾米莉亚放下手里的餐刀,“昨晚他和玛露……那个的时候,一直在喊你的名字。”

哇,这也太劲爆了。

“呃……好,好吧。”

我无言以对。

“爸爸昨晚一边对玛露用力,一边嚷嚷着要把你搞到手。”艾米莉亚咬着叉子尖,有些不安地说道,“我感觉……很害怕。”

艾米莉亚刚说完,房门被粗暴地撞开。

威尔出现在了门后,满身酒气,摇摇晃晃地走了进来。

“艾米莉亚,你回房间。”

威尔用握着酒瓶的手指着艾米莉亚,严厉地命令道。

“爸爸,你不会要对洛瑟塔……”

“我没问你的意见!”

“可洛瑟塔她……!”

“你还敢顶嘴!”

气氛剑拔弩张,玛露见状躲进了厨房。

艾米莉亚没声了,她的身体颤抖着。

随后,她站起来,走到我的身旁,无声地以自己颤抖的身躯挡在我与威尔之间。

被一个身高接近一米八的女生护着确实很有安全感,但艾米莉亚本不必如此。

我深知美貌是一种原罪。

明天就要出发了,今晚忍下来,以后就……

“你他妈的反了天了!”

烂醉如泥的威尔举起手里的玻璃瓶,砸向艾米莉亚的头顶。

我清楚自己十分懦弱。

我甚至连呼吸的勇气都没有。

听着玻璃瓶碎裂的声音,我望向艾米莉亚的背影。

红色的血液顺着她淡金色的头发流淌下来,而她却停止了颤抖,屹立如山。

威尔伸手狠狠指了指艾米莉亚的鼻子,随后气冲冲地走近厨房。

接着,玛露被他死死抓着脖子从厨房里拖出来,就像提小猫一样。

过了没多一会,楼上传来玛露痛苦的嘶吼。

我面前的艾米莉亚大口地喘着粗气,待到玛露的尖叫传出来,才两腿一软,瘫坐在地上。

“看见了吧,我的爸爸……就是这样的人。”

艾米莉亚转头看向我,眼中流出泪水。

“你的伤……得处理一下。”

我慌张地望着四周,寻找着存放医疗用品的容器。

“没关系啦,这种程度,用治愈魔法就……”艾米莉亚说着,将手轻轻按在头上的伤口上,“哎?怎么用不出来……”

看艾米莉亚的样子,她以前应该经常使用魔法。

学院的那个人认为她天资不足,但那是那个所谓学院的标准。

“原来如此……我的结局和妈妈一样啊。”

艾米莉亚的眼神里分明是放弃了一切的样子。

在我的认知里,被酒瓶砸头之后还醒着,就应该没什么大事。

“你别这样,我给你弄点包扎敷料什么的……”

我安抚了一下艾米莉亚,随后走向厨房。

“高等人类无法释放魔力,说明大限将至……书上是这么说的。”艾米莉亚向我解释道,“所以……洛瑟塔,最后……让我吻你一下。”

“你这什么跟什么啊。”我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吐槽,“人的天灵盖可没那么脆弱,你就是头皮被玻璃碎片割伤,流了点血……”

“可是书上是这么说的!”

听我这么说,艾米莉亚竟闹起别扭。

还有力气闹别扭,看来应该没事。

“那万一书错了呢?”

我一边吐槽,一边从厨房拿出一条洗净的毛巾,擦拭着艾米莉亚头发上的血迹。

艾米莉亚突然暴起,利用体型优势把我死死搂进怀里,嘴唇不由分说地吻了上来。

“呜……!呜呜……!!”

我想反抗,但核心力量和协调感不允许我这样做。

而且,女孩子的嘴唇,未免也太柔软了。

严格来讲,这是我精神上的初吻。

这个世界可能没有重视初吻和贞操的风俗,但是这样被不明不白地强吻恐怕也是不行的。

艾米莉亚的吻极具侵略性,她的舌头不断地侵攻我的门牙。

我很怕自己咬到她,门牙很快就失守了。

艾米莉亚的舌头剐蹭着我口腔的每一寸,将我的唾液全数吮到她那边,接着毫不犹豫地吞咽。

一旦接受,就还……挺舒服的。

艾米莉亚的法式深吻持续到她不得不换气,松开我之后,整个人都显得容光焕发。

“抱歉,可是洛瑟塔实在是……太美味了。”

艾米莉亚在我面前发表了这样的评价。

“美味啊……”我叹了口气,说道,“我原以为我只有死后才会受到如此评价。”

“噫!”艾米莉亚显然听懂了我在说什么,打了个寒颤,“我昨天怎么没发现你说话这么恶心。”

“比起这个,还疼吗?”

我指了指艾米莉亚头上的伤。

“哎,你这么一说,好像一点都不疼了。”

艾米莉亚在头上受伤的地方左按按右摸摸。

“别用手直接碰伤口……”

我话刚说一半,艾米莉亚就用震惊无比的表情把我的后半句按回我的嗓子眼里。

“伤口……消失了。就如同它……从未存在过。”

艾米莉亚这两句话说的就好像舞台剧演员一样。

我下意识地皱紧眉头,拨开艾米莉亚的手,亲自检查了她的伤。

确实,和她说的一样,伤口不见了,只有残留的些许已经凝固的血液提示着我她刚刚受伤的事情。

“难不成和洛瑟塔接吻有治疗效果!?”

艾米莉亚带着泪花的脸突然笑了起来。

“我觉得……应该不是吧。”我摇了摇头,“我还是倾向于认为你自己施放了治愈魔法。”

“是这样吗?”

艾米莉亚歪着头,思考起来。

坐在地板上想了一会,艾米莉亚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随后把我拉起来,一言不发地带进卧室。

“今天早点睡吧。”艾米莉亚一边脱去自己的衣服一边对我说,“明早学院的那个人就会来接我们了。”

那边,玛露的惨叫已经逐渐平息下来。

我不敢去想威尔在如何对待她。

“那个,不用了。”我尝试制止艾米莉亚给我拿地铺的行为,“今晚我们一起睡吧。”

“洛瑟塔不用勉强自己啦。”艾米莉亚还是把地铺铺在地上,“今天在这是……最后一晚,我们都是。”

我看得出来,艾米莉亚有些如释重负的感觉在里面。

我没再说什么,将衣服放好,勉强睡下。

第二天一早,代表学院的男人如约前来。

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拿着一根木头法杖,我总觉得这个形象有点割裂。

早上没见威尔和玛露,而艾米莉亚显得有些迫不及待。

昨天买的小手提包实在是装不进去衣服,我把艾米莉亚买给我冬天穿的外套和围巾索性穿在身上。

拿上各自的东西,我们跟着学院的人离开了房子,离开了村庄。

我们越走越远,越走越偏离大路。

走到一半,艾米莉亚发现有些不对劲,开口问道:

“我们不是去学院吗?神圣卡利亚魔法学院。”

环顾四周,我发现我们被带到了人迹罕至的荒野之中。

“在那之前,我们得处理掉一样东西。”

男人脸上没什么表情,拿着法杖走到艾米莉亚身后。

接着,他把法杖当做棍棒高高举起。

难道说,为了可能有天赋的我,他要在这“处理”掉没有天赋的艾米莉亚?

紧接着,法杖挥下,落在艾米莉亚的腰上。

“啊呜!”

艾米莉亚吃痛之中发出可爱的声音,被打得向前踉跄两步。

那个力道我不好评价,没有打伤艾米莉亚的意思,却也不轻。

硬要说的话,好像是在驱邪。

“这样就好了,事不宜迟,我们去学院吧。”

他打完艾米莉亚,法杖一挥,将我们面前的空间撕开,做成一道蓝色的传送门。

“啊!返回门!我还是第一次看见真的!”

艾米莉亚看见那个蓝色的传送门,激动得两只眼睛直冒金光。

“女士先请。”

男人向返回门伸出手。

艾米莉亚迫不及待地钻了进去,然后消失了。

“艾米莉亚,你在吗?”

我有点害怕,遂朝着门里喊了一声。

“她已经在学院了,洛瑟塔小姐也请尽快吧。”

面前这个男人似乎对我的反应并不感到奇怪。

抱着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我也走进蓝色的传送门之中。

有那么一瞬间,我清楚地感知到自己所有的感官都被剥夺。

这样说可能有点奇怪,但没有感觉也是感觉的一种。

回过神来的时候,我站在一个圆形广场上,身旁是微笑着低头看我的艾米莉亚。

“这就是学院的返回广场啊。”

艾米莉亚看了看四周,惊叹道。

随后,打开传送门的男人也从返回门中过来,给了我们一个眼神,要我们跟着他。

“要是真的能就此逃离爸爸……就好了。”

艾米莉亚小声嘀咕了一句,跟了上去。

走出广场,有两个穿着好像西式JK校服的女学生和那个穿西装的男人说了几句,随后向我们走来。

“金发的这个是艾米莉亚·费舍尔小姐,对吧?”其中一个女生说着便朝另一边走去,“跟我来。”

“哎,那她呢?”

艾米莉亚跟上去的同时还不忘回头看我一眼。

“那你就是洛瑟塔·舒尔茨小姐了。”另一个腼腆些的女学生对我说道,“我们走吧。”

我跟了上去,前面的女生一边走,一边递给我一个小册子。

打开小册子,里面画着一张神圣卡利亚魔法学院的地图。

学院整体坐北朝南,西边有两栋男生宿舍,东边有两栋女生宿舍,正北方向是主楼。

主楼西翼基本上都是实验室,而东翼多是办公室和教室。

三侧建筑和大门围起来的中间是一座喷泉广场,供学生交流休息。

其他的功能性建筑都在主楼的背后,最常用的餐厅和礼堂在西边的一个建筑之中,而其余的大部分用作训练场。

训练场里没有塑胶跑道,也不可能有。

不过,其中一部分标注了靶场的字样,我觉得可能是测试攻击性魔法的场地吧。

爆炸就是艺术!战斗,爽!

合上小册子,我发现自己跟着眼前的学姐跟到其中一栋女生宿舍楼下。

“怎么了,洛瑟塔小姐?为什么停下了?”

学姐见我不动,回头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

我咽了口唾沫,进行数轮深呼吸。

一旦迈出这一步,女生宿舍的神圣性将在我的内心当中破碎。

即使同为人类,其中的一半也会对另一半做出这样那样的幻想。

“去年我站在这的时候也像你一样不安。”戴眼镜的黑发学姐走过来,微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没关系的,我们都一样。”

她可能理解错了,但男人的直觉告诉我这里顺坡下才是最好的选择。

“没事了,我们进去吧。”

我迈开步子,向着圣地走去。

*百度网盘不限速解析下载方法
*遇到问题?前往文档中心查找帮助文档
萌白会员仅¥19.9!赞助我们让米洛变得更好,开通任意会员享受全站资源免费下载!
米洛推荐您登录后开通会员下载,一次付费享受全站资源
备受用户喜爱的极致性价比ACGN平台!>点我直达福利中心<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重要声明

本站资源大多来自网络,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我们会第一时间进行审核删除。站内资源为网友个人学习或测试研究使用,未经原版权作者许可,禁止用于任何商业途径!请在下载24小时内删除!


如果遇到付费才可观看的文章,建议升级会员或者成为认证用户。全站所有资源任意下免费看”。本站资源少部分采用7z压缩,为防止有人压缩软件不支持7z格式,7z解压,建议下载7-zip,zip、rar解压,建议下载WinRAR

0 条回复A文章作者M管理员
๑✧∀✧๑
  • 眞白花音
  • 枕边童话
  • 嘉然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快速搜索
在线客服
关注我们
  • 扫码打开当前页

  • 米洛ACG官方频道

返回顶部